大华股份(002236.CN)

营收下滑、高管离职 大华股份受困新冠疫情

时间:20-05-11 18:3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

一年以来,安防行业先后经历了宏观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被美国加入实体名单,新冠肺炎疫情等诸多内外部因素的冲击,安防企业的收入、利润增速有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4月27日,大华股份(002236)(002236.SZ)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大华股份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5.02亿元,同比下滑19.47%。《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大华股份证券处,对方解释称,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下滑主要是受到疫情影响,生产部门已经正常复工,但是大华股份在国内、国外都有业务,国外还在封闭,销售部门出省、出国都有限制,暂时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财报发布之后,大华股份5月3日又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财务总监兼副总裁魏美钟等三位高管离职。对此,大华股份证券处人士表示,高管离职是正常的个人工作变动,无关其他。但有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更换财务总监是大忌,疫情期间大华股份高管接连离职或许对公司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营收大幅下滑

近日,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等A股安防领域的上市公司纷纷发布财报,尽管大部分企业的营收和利润仍保持一定增长,但增速明显下滑,部分企业甚至出现由盈转亏的情况。

大华股份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5.02亿元,同比下滑19.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7亿元,同比增长0.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00亿元,同比增长5.03%。与同行相比的话,大华股份算是表现较差的。

即便是这样一份成绩单,也是在大幅度压缩成本的情况下取得的。大华股份财报指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减少34.64%,一方面是公司加强降本管理,产品结构持续优化,另一方面是公司收入同比下降,成本相应减少所致。营业成本的显著减少,也正是大华股份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保持净利润略微增长的重要原因。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记者,大华股份营业收入下降,但利润是上升的,这是因为全球疫情引发国外需求大幅下降,而大华股份国外业务占比不小,疫情给相关产业链和客户需求带来了较大冲击,出口业务量面临下降,对公司营收的负面影响比较大。另外,近年以来安防行业整体增速下滑,营收下降在情理之中。

另外,国内需求逐渐恢复,政府加快新基建建设,行业大市场增速比较高,给企业现有业务的增长也带来了正面影响和增长空间。

大华股份也在财报中提到,该公司放弃了一部分毛利率比较低的订单,这会导致营业成本的显著减少,这也是大华股份为了提高净利润表现在营收方面上做出的牺牲。

但在过去三年大华股份的营收增速一直在下滑。财报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大华股份的营收分别同比增长41.38%、25.58%、10.50%。而到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速转负,也就意味着大华股份牺牲营收、保利润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针对业务层面的这些问题,记者向大华股份提出采访。大华股份向记者表示,一季度以来,受疫情暴发全球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公司业务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国内新增订单减少,项目实施与验收均有所延迟,另外去年同期有一些大项目滚动确认,基数较高,因此收入端有所下滑,不过剔除去年一季度的大项目,和其他两家已披露年报公司的收入变化差不多。国外方面,3月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也影响了部分业务的开展,但通过公司这几年对国外市场的系统性梳理,成效逐步体现,国外Q1依然保持了增长。

高管接连离职

就在大华股份发布财报不久,5月3日大华股份又发公告称公司财务总监兼副总裁魏美钟、副总裁张伟、副总裁燕刚申请辞去公司相关职务。

据了解,魏美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财务总监、副总裁职务,张伟、燕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魏美钟、张伟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燕刚仍在公司任职。

公开资料显示,大华股份财务总监魏美钟,1971年出生,中南大学MBA,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注册税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注册会计师,2005年加入大华股份。

据大华股份2019年披露财报显示,魏美钟税前薪酬为108.34万元;

燕刚税前薪酬为138.05万元;张伟税前薪酬为130.14万元。大华股份表示,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魏美钟、张伟、燕刚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大华股份总裁李柯亦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与总裁职务。李柯于2017年4月加入大华股份,出任公司董事、总裁。在此之前,曾在华为任职21年,最高官至南美区总裁、集团副总裁。

当时,大华股份发布公告称,李柯持有公司股份242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8%。李柯离职后,经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核,聘傅利泉担任公司总裁。

大华股份证券处告诉记者,离职是正常的个人工作变动,无关其他。不过在业内看来,疫情期间高管接连离职,尤其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换财务总监是大忌。财务部虽然工资低,但却是一个公司相当核心的部门,有核心数据。

从人事变动情况来看,大华股份在4个月时间里共有4名高管出走,一个是总裁,一个是财务总监,还有两个副总裁。

市场竞争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对比海康威视(002415.SZ)财报发现,2020年第一季度,海康威视收入同比下滑5.17%,大华股份收入同比下滑19.47%。海康威视的利润率在16.5%,而大华股份的利润率为9%,两者的盈利能力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从硬件的销量来看,大华股份2019年增长了0.63%,而海康威视增长12%,也就是说本来就占据份额第一的海康威视正在进一步拉大与大华股份的市场优势。

“在安防领域,海康威视是第一大厂商,大华股份的市场份额大概是海康威视的一半。因为海康威视是国资背景企业,以前很多政府大型项目是扶持海康威视的,所以海康威视起来得更早。”一位大华股份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大华股份和海康威视在产品方面没太多区别,重叠率很高,但在质量方面差别不大。“如果大华股份和海康威视在产品质量上有差距,大华股份就不会有现在的市场份额了。排名第三的宇视科技只有大华股份市场份额的五分之一,相当于海康威视的十分之一。”

同时,从现金流方面来看,海康威视也比大华股份更有资金实力。

从公司估值方面来看,海康威视的估值水平正在随着整个安防行业增速下滑,已经从40倍PE左右降到了20倍PE附近,而大华股份相对海康威视来说是存在折价的,大概相当于海康威视的0.5-0.6。因此,从整体上来看,海康威视是行业领导者和开拓者,已经是世界知名安防企业,而大华股份一直未能摆脱跟随者的姿态。

盘和林也认为,大华股份和海康威视二者体量不在一个水平,差距一开始就存在。海康威视已经连续多年处于安防领域龙头地位。海康威视无论是在客户资源、数据优势、技术优势、服务能力,还是市场占有率上都要比大华股份略胜一筹,海康威视的领先优势短期之内难以被颠覆。

盘和林表示,总体来看,此次疫情对大华股份的影响确实不小。而大华股份方面则表示,随着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预计国内需求将会逐步恢复。